飘动图片广告样本
_×
招生报名重要信息
国际精英课程中心招生
绵阳东辰国际学校
站内搜索:
   
 
       
 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书香致远
教师如何不虚度此生?

部门:小学二部行政中心 撰稿人:谢云 时间:2015-10-16 9:08:50 阅读次数:1728次
 

南岳西园兰若昙藏禅师,受心印于大寂(马祖道一)禅师。后来参谒石头希迁禅师,心境更加光亮明彻。


 

昙藏养了一条狗,在夜晚出行时经常带着它。每次狗衔他的衣服,他就回去。那狗又经常在门侧伏守。突然有一夜,狗频频吠叫,奋不顾身作出猛咬的样子。第二天早上,在厨房里发现一条大蟒蛇,长数丈,张口哈气,毒焰猛烈。侍者请昙藏避开。昙藏说:“死是可以逃避的吗?他以毒焰袭来,我以慈悲承受。毒没有实性,激发就会增强。慈悲如果无用,冤与亲是同样的道理。”说完,蟒蛇低头慢慢爬行,突然不见了。


又一天晚上,一群强盗来了,狗也衔昙藏的衣服。昙藏对强盗们说:“茅庵里凡是有中意的东西,全都拿走吧,终归没有什么舍不得的。”强盗被他的话语感动,都跪拜行礼,然后离开了。


有不少禅门故事,发生在禅师与小偷之间,“护贼、度贼”则是这些故事的主旋律。

日本的清九郞禅师,在遇到邻村人偷东西时,见小偷一次扛着两袋米,居然说:“拿得走吗?要不这么着吧,今天就拿一袋。我把这一袋卖了,你明天晚上来拿钱吧。”第二天晚上,小偷去了,清九郎果然等着,准备给他钱。这个人从此再也没偷过东西,他金盆洗手了。

也是在日本,安养禅尼夜半睡觉时,被小偷拿走了唯一的棉被,没办法,只好用纸盖在身上取暖。小偷被巡夜僧人撞见,仓惶间丢下棉被逃走。僧人将棉被送回师父房间时,安养禅尼正冷得缩着身子直哆嗦,但是,当她看到被送回的棉被,赶忙说:“这条棉被不是被小偷拿走了吗?怎么又送回来了?既然小偷拿去了,就是他的东西,赶快去还给他。”

在师父多番催促下,弟子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逃得很远的小偷找到,表明师父的心意后,坚持把棉被还给他。小偷受到感动,特地跑回寺院向安养禅尼忏悔,从此改邪归正。

在这些故事里,禅师对小偷,都是一种博大的情怀,悲悯的态度,如兰若昙藏禅师所说的“彼以毒来,我以慈受”;而且,就像昙藏禅师感化毒蛇一样,几乎每个禅师都使小偷最终开启善心,弃恶从良,改邪归正,甚至皈依佛门。这与佛家一直倡持的“慈航普度”精神,是一脉相承的。佛陀曾经割肉喂鹰,舍身饲虎,其柔心慈肠,让人感动。

其实细想,这些到禅院寺庙作案的小偷,恐怕大多也是穷疯了,逼急了。因为禅院寺庙,自古就是清修之地,按佛教规矩,是不能聚敛钱财的。佛祖当年,就以托钵化缘出道。直到今天,在东南亚,也还有许多僧人以乞食为生。相比我们身边,那些开宝马奔驰、有无量资产的富豪方丈,真有霄壤之别——那些小偷们,如果不是实在没法过,怕也不忍心向这里下手。或许正因如此,禅师们的态度,才会那样同情、体谅。

换句话说,禅师们是“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”——这是一种爱,没有挑选的爱,博大无私的爱。而爱可以改变一切,征服一切,无论人心,还是世界。

说到教育,或教师,总避不开这个“爱”字。教育是爱的事业,爱是教育的起点,教师爱学生,应当胜过爱他的国家和政党,诸如此类的话,很多。我特别喜欢《圣经·哥林多前书》里说的:“爱是恒久忍耐、又有恩慈。爱是不嫉妒。爱是不自夸。不张狂。不作害羞的事。不求自己的益处。不轻易发怒。不计算人的恶。不喜欢不义。只喜欢真理。凡事包容。凡事相信。凡事盼望。凡事忍耐。爱是永不止息。”——这样的宗教情怀,在我等凡夫俗子看来,虽不能至,也不妨心存一念,尽可能多一点点,爱。

这些年里,时常听到或看到,一些学生自杀的事,投水、跳楼、服毒,像含苞的花朵,尚未绽放,就结束了他们稚嫩的生命——原因很多,自身的、家庭的,社会的,但的确也有一些,是因为在学校里感觉不到温暖,在老师那里,受到粗暴生硬的对待,或冷言冷语的讥讽。教育,原本是要“度人”的,结果成了“杀人”,想想,就觉得痛心。

曾有人问美国盲人作家海伦•凯勒,谁对她的人生影响最大。她说,是她的老师安妮•沙利文。安妮听了,纠正说:“不,对你、对我的人生影响最大的,是蒂尼斯伯利克福利院的那位清洁女工!”——沙利文年幼时,因患严重眼疾、脾气暴躁,被关进那个福利院的笼子里。一位清洁女工,因为同情,经常钻进笼子去安抚她、关照她。安妮的心灵,因此慢慢康复。离开福利院后,她选择作了一名教师,而她教的第一个学生,就是海伦•凯勒。

教育的影响力能有多大?一个教师究竟能改变什么?对学生而言,教师究竟意味着什么?这些问题,很难定量描述。不过可以假设:如果海伦没有遇到沙利文,如果沙利文没有得到清洁女工的安抚和关怀,那个伟大的盲人作家,可能就不会出现!

有时觉得,社会人群之间,就像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一样,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——社会的善恶美丑,都是由来有自的,而教育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。教师的一句温暖的话,一个鼓励的眼神,一句善意的提醒,可能就是一位伟人的肇始;而教师一个无意的举动,一次冷漠的表情,一项随意的行为,也可能成为一个混世魔王的发端!

从本质上说,教育,就是一种同情、悲悯和承当,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关爱、呵护和包容。谈到“什么是良好的教育”时,肖川先生曾说:“我敢肯定地说,良好的教育一定能够给无助的心灵带来希望,给稚嫩的双手带来力量,给蒙迷的双眼带来清明,给孱弱的身躯带来强健,给弯曲的脊梁带来挺拔,给卑琐的人们带来自信。而一个拥有希望、力量和自信的人,最有可能成为幸福生活的创造者和自由社会的建设者。”

肖川说的这些改变,都指向于学生的心灵和精神,关注于教育所能带给学生的长远改变,和改变的恒久动力——有希望,有力量,双目明亮,身体强健,腰杆挺直,满怀自信,这样的人,才是真正受过教育的人,受过美好教育的人。

因此,一个教师的价值,不在于他是否优秀,得过多少荣誉,有多高的声望,而在于他如何对待和教育他的学生,特别是那些需要关心和帮助、需要点化和引领的困难学生。有时甚至觉得,挽救一个受伤的、落后的孩子,比教育一个优秀的孩子,更能显示教育的真正意义。因为让优秀的孩子更优秀,只是锦上添花,而把落后的孩子教好,让受伤的孩子得到安慰,却是雪中送炭。这样的安慰和鼓励,这样的挽救和度化,才是教育价值的最好体现。因为,它能使美好的心免于哀伤,使哀伤的心免于破碎。

艾米莉·狄金森是我接触的第一位外国诗人。尽管那是在懵懂的高中时代,对那些关于死亡、永恒、自然、爱的句子,并不能深切理解,但年岁越长,越发觉出了其中的意味。她的许多诗句,被我深切记得。每次想起,或在别人的文本里遇见,都有特别曼妙的感觉。她说:“等待一小时,太久/如果爱,恰巧在那以后/等待一万年,不长/如果,终于有爱作为报偿。”她说:“灰烬代表有过火/最灰的那堆使人敬畏/因死去的生物之缘故/它们曾在那片刻盘旋迂回/火先以光的形式存在/然后则旺火强焰/唯有化学家能够透露/变成了什么碳酸盐。”


我特别喜欢她的一首小诗——


假如我能使一颗心免于哀伤

我就不虚此生

假如我能解除一个人的痛苦

或者平息一种酸辛

帮助一只昏迷的知更鸟

重新回到它的巢中

我就不虚此生


这样一个因自闭而深居简出、与世隔绝的女子,平常说话都恍惚、闪烁,条理不清的女子,文字却如此细腻,敏锐,悲怀,似乎每一颗,都像露珠,或琥珀,光彩照人——想想,在她落寞如修女般的胸怀里,应该有着一颗怎样柔软、纯净的心啊。

所有阅读,都是借他人的酒杯,浇自己的“块垒”——我们如何“不虚此生”?作为教师,我们所能做的,或许只是艾米莉说的这些琐屑小事:帮助迷途的鸟儿回到巢里,解除一个人的痛苦,或者,更微弱些,只是“使一颗心免于哀伤”;但是这些,正是教师的责任:不只传授知识,更要关爱生命,呵护心灵,这样的教育,也才是真正关涉和切近人性的。

韩国的相国黄喜微服出访,路过一片农田时,看见一位农夫正驾着两头牛耕地,便大声问农夫:“你这两头牛,那一头更棒?”农夫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等耕到地头,牛到一旁吃草,农夫才走过来,附在黄喜耳边,轻轻地说:“告诉你吧,边上的那头牛更好一些。”黄喜很奇怪,问:“你干吗用这么小的声音说话?”

农夫答道:“牛虽然是畜牲,但心和人是一样的。我要是大声说这头牛不好,那头牛好,它们就能从我的眼神、手势、声音中,分辨出我的评论和偏好,那头虽然尽了力但还不够优秀的牛,心里会难过的……”

每次想起这故事,就不禁怦然心动。那样粗糙的农夫,却能有如此细腻的温情;而且,他所面对的,只是两头牛而已——作为教师,面对那些孩子,该以怎样的态度和方式去对待,才不至于让他们的心,因痛苦而哀伤,因哀伤而破碎?要知道,无论多么聪明的牛,也不会比孩子的心更纤细,更柔弱,更敏感。

每个孩子,都有最纯净的心,对生活,也总有最美好的梦。但是,并非每个孩子都能始终保有这样的纯净和美好。总有些孩子,会遇到痛苦和不幸,会有哀伤和悲愁——源自家庭的,来自社会的,并非是战争、灾难、疾病这样显性的,而更多可能是无形的,被掩藏在内心深处,躲闪在眼神和笑容里的,很难为我们的眼睛所触及。这样的伤痛,我们或许也曾体验,承受、屈服,或反抗、改变。但是,面对孩子,我们是否能够读懂他们的叹息、哀婉和渴望?对于他们,我们是否能够暂时放弃那些所谓的教育目标,而给他们片刻温情的关注,一丝真诚的怜爱,或者一个充满关切和善意的拥抱?

有一位老师,接手新班后,发现一位女孩从来不笑。上课时总低着头,下课后要么呆在座位上,要么孤零零地站在窗前,或者躲得远远的。老师了解到,孩子的父母两年前被捕入狱,她一直跟祖父母生活。因为父母的缘故,她时常受到冷眼与嘲弄,性格变得孤僻、胆怯。老师读懂了她的忧伤和苦恼后,专门设计了一个“密令传递”的游戏——老师悄悄对一个学生说一句话,让学生悄悄地一个个传下去,直到最后一个同学,向全班大声宣读密令。

老师特意让女孩作为第一个传令人。她凑在孩子的耳边,缓慢而清晰地说出密令,孩子的脸一下子红了。她望着老师,眼睛里有泪珠在闪动。老师微笑着点头,示意她开始。她转身悄悄告诉第二个学生,第二个告诉第三个……

在这过程中,女孩一直笑着,紧张而激动。终于到最后一个学生,老师让他走到前面来,握着那女孩的手,向大家宣布“密令”:“真希望你是我的好妹妹!”——教室里一片静寂后,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那女孩则泪流满面,却笑靥如花。

从那以后,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不仅非常合群,与每个同学都很友善,那原本冰冻一般的小脸上,也时常开满微笑的花朵,大家都叫她“快乐的小天鹅”。

挽起他们的手,向他们展示这个世界可以变得如何美好、快乐、正义和人道,这样可以使孩子们向往一个更美好的世界。这种向往会使他们思考应该摆脱什么,应该创造些什么以实现他们的向往。”这是奥地利作家克里斯蒂娜·诺斯特林格说的。作为1984年的“安徒生文学奖”得主,她在进行儿童写作时,一直以此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。

儿童写作如此,儿童教育也应如此。

“如果我能使一颗心免于哀伤,我就不虚此生”。或许,在陪伴孩子行走和成长的路上,我们这些教师,也可以有这样温暖的感觉,可以有这样美好的执念吧。有时甚至觉得,如果你能使一颗心免于哀伤,如果你能使学生积极向上,如果你能得到学生的信任和依恋,那么在学生眼里,你就是一个好老师,一个真正的优秀教师!

 
编辑:曾旭辉 审核:曾旭辉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放慢知识的脚步,回到核心基础(2015-10-8 9:52:21)

最新文章
课堂“走”进了博物馆——4.2、…
三年级第三学月激励大会|榜样…
【喜报】东辰二小钟雪瑞老师获…
东辰二小全阅读活动8|悦享朗读…
思想引领|建设思想高地 擦亮党…
东辰一小童话艺术节之大地涂鸦…
二小沁园第14周文明之星
二小馨园第14周文明之星
推荐文章
东辰国际学校小学一部2017年新…
魅力东辰传承卓越  中考摘冠再…
东辰初中部初2016届毕业典礼隆…
相约春天里·最美东辰人
初三中考百日誓师大会隆重举行…
2016年春东辰初中开学典礼
成长在东辰·幸福在东辰——20…
巴蜀名优小学——演绎幸福精彩…
热点文章
东辰高中纪念“五·四运动”98…
东辰二小全阅读活动5|朗读者”…
东辰二小美好教师|文津蓉:拥…
第12期“美好教师”表彰大会:…
骨干教师展示课:以研促效 美好…
回访交流|重庆师范大学李刚书…
东辰二小全阅读活动2|春光作伴…
一年级“看天下”主题实践课程…